超越深度 直面未来

根据BP的预测,到2030年,世界能源需求将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45%,相当于在现有世界能源消费水平上增加两个美国的消费量。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更是面临着保证能源供应的严峻挑战,推动深水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对促进中国能源供给、降低能源对外依存度意义重大。BP在墨西哥湾勘探和开发的技术有助于帮助中国实现这一目标。

韦恩•尚帕涅(Wayne Champagne)是BP资深的水下生产作业技师,他已经为海上油气开发事业奋斗了35年,为BP服务了10年,最近的三年一直在美国墨西哥湾的亚特兰蒂斯(Atlantis)海上平台工作。“亚特兰蒂斯是我第二个家,我的同事就如同我的家人,”老韦恩说,“做了这么多年海上石油工人,我热爱这份工作不仅仅因为这里的人和我们取得的成就,我喜欢这个平台上的一切。BP在亚特兰蒂斯做的棒极了!”

听说过亚特兰蒂斯人也许大多是因为希腊传说中那片高度文明而后又神秘消失的大陆。然而,墨西哥湾的亚特兰蒂斯油气田项目既不古老,也不飘渺。该油田1998年被发现后,BP最杰出的工程师团队利用人类最先进深水勘探技术,在此成功地突破了2156米的作业水深,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着业内水深记录。

亚特兰蒂斯油田,2007年投产,日产原油约20万桶,日产天然气1.8亿立方英尺。无论是区块面积、水深,还是地质构造,该油田都称得上是BP最具挑战性的深水勘探开发项目之一。在初期勘探过程中,工程师们遇到了厚度巨大的盐岩层,导致使用常规的地震成像技术进行勘测十分困难。为了应对特殊的地质构造,BP的工程师们打破陈规,运用整合式开发理念组建生产模式,利用一个与平台分离的移动海上钻探单元灵活选择勘探和钻井位置,获得地震勘探无法采集的地质资料。

海面上浮动着的平台看似大同小异,其实,海底每一口油气井都“个性十足”,都是一个新挑战。在开发深水油气田的过程中,类似的困难无时无刻不在。“我们总在讲的一句话是,对于BP在墨西哥湾的深水项目来说,未来就在眼前,”老韦恩说。只有通过大量地、不断地创新发明,将最新的技术加以成功应用,才能解决在勘探开发和生产运营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难题。

BP对墨西哥湾深水开发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是墨西哥湾地区最大的油气生产企业。过去十年中,墨西哥湾30%以上的大型油气田由BP发现。BP目前在该水域拥有权益的油田开发项目20多个,主要的包括:蓬巴诺(Pompano)1994年; 玛琳 (Marlin)2000年; 赫蒙顿 (Horn Mountain) 2002年;纳提卡 (Na Kika)2003年; 赫斯汀 (Holstein)2004年;麦道格(Mad Dog)2005年;亚特兰蒂斯 (Atlantis)2007年; 雷马 (Thunder Horse)2008年。其中,麦道格、亚特兰蒂斯和雷马均系大型油气田。

雷马油田的开发创造了高温高压记录(1200 mba的压力,135℃的高温),有着最大的半潜式采油-生活区(PDQ)平台,重达45000 吨。该油田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和技术最先进的深水项目,日产原油25万桶,天然气2亿立方英尺。麦道格油田也是迄今墨西哥湾最大的十个油气发现之一,拥有世界最大单体Truss Spar平台和高达8000吨的吊装能力。

BP不断创新的动力还来自于自身对安全、环保的高标准追求。BP的赫斯汀项目开发了墨西哥湾第一个电力完全自给的海上平台,在日产原油11万桶、天然气1.5亿立方英尺的同时实践着对环境保护的承诺。BP希望每一次建造新的海上平台,都力争将留下的“足迹”变得最轻,把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2007年,BP还投资8000万美元修建了长达1280千米的光纤通信环路,连接其在墨西哥湾的深水项目及其在美国总部休斯顿的先进协作环境中心(英文为Advanced Collaboration Environment Center, 下称ACE中心),使得每一个作业平台均可与休斯顿ACE中心保持不间断联络。BP是墨西哥湾第一家利用光缆将海上平台连结在一起的石油公司。

通过陆上海上实时共享监测数据,简化沟通协作流程,无缝连接全球资源网络,ACE系统降低了运营成本,提高了决策效率,防患于未然,真正做到了“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对深水油气开发的重视和持续投入使BP一直在这一领域保持领先优势。2009年,BP勘探人员在墨西哥湾泰博(Tiber)探区发现巨型油藏,水深1259米。泰博探井实现总钻井深度约10685米,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该发现使BP跻身于石油及天然气工业迄今钻井深度之最。BP勘探及生产业务首席执行官安迪•英格斯(Andy Inglis)表示:“这些重大商业发现,加上BP在勘探面积上的领先地位,将为我们在墨西哥湾深水勘探业务到2020年前的持续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事实上,深水开发已成为BP集团发展的战略重心之一。2009年,BP的油气储量更新率达129%,产量增长达4%,这恰恰归功于雷马项目的首年全面投产以及泰博探区的重大发现等在上游领域的稳定进展。BP日前公布的2010年新战略表明,深水生产开发是目前集团上游业务中期成长的首要驱动力。而据美国国家能源政策研究组的一份报告显示,海上石油,尤其是墨西哥湾生产的石油将在美国国内石油产量中占越来越大的比重,预计在2010 年将从2001的27%上升到40%。

根据BP的预测,到2030年,世界能源需求在现有的基础上,仍将上升45%,相当于在现有世界能源消费水平上增加两个美国的消费量。在保证能源供应方面,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虽然中国拥有丰富的深水油气资源,但是开发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推动深水油气资源的开发对促进中国能源供给,降低能源对外依存度具有重大的意义。BP在包括墨西哥湾在内的深水油气勘探开发优势,无疑能够帮助中国实现这一目标,有助于中国提升能源保障水平。BP愿意将自身在深水开发领域内的技术优势和全球经验与世界分享,为改善全球能源安全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