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首席执行官戴德利在英国工业联合会年会上的演讲

女士们、先生们: 非常感谢大家的欢迎。很高兴今天能够参加英国工业联合会年会。我是英国工业联合会坚定的支持者,见证了工业联合会在和各国建立贸易联系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我也曾随工业联合会代表团数次出访,尤其是新千年初随团访问了俄罗斯。本次工业联合会年会是本人月初接手BP公司现职后首次在公开场合发表讲话。

我曾在世界各地工作。非常幸运地多次在英国生活和工作。我夫人和我甚至在苏格兰获得了最好的纪念品,因为我们在那儿喜得贵子。所以今天应邀向大家做演讲,我感到既荣幸又愉快。我同时也心怀愧疚,因为我接任的背景是导致十一人丧生的悲剧事件以及影响到生活、商业和环境的漏油事故。

BP公司上下对此事件及其对社区和家庭造成的影响深感歉意。虽然所有人都在为弥补损失而努力工作,但是,我们知道,无论怎样也无法使逝去的十一人再回到他们的亲朋好友身边。

我想借此机会感谢英国商界和英国政府在如此艰难关头所给予我们的支持。请大家相信,在危机的尖峰时刻,知道家乡还有如此挚友非常重要。英国驻美大使一直在提供帮助,英国首相访美也确确实实对奥巴马总统产生了影响。我感谢他们的支持。

我估计在座各位在过去六个月都伤心地跟踪此次事件的进展。有些嘉宾领导的跨国公司同样在世界各地开展重要业务,也需要进行复杂的风险管理。我希望此次危机或多或少对大家思索各自面临的风险和筹划危机响应提供一些启示。

这次危机折射出规模庞大公司的一个业务板块所发生的一次事故所能造成的破坏。一次可怕的事故和环境泄漏带来了企业危机,威胁到公司的生存——造成了严重的价值和信任损失。

今天我想谈谈处理这次危机所面临的挑战——谈谈我们的应对措施,以及我们如何履行义务。

但是我更要展望未来——分享取得的一些经验教训,也向各位介绍我们为了重获信任和重建信心,将BP重塑为世界最伟大的一家企业所在开展的工作。

获取和保持信任是BP在社会运营最关键的许可证,对任何企业都是如此。最重要的就是重建公众对BP管理风险能力的信心。我坚信BP能成功地做到这两点。

事故和BP的应对措施

首先要从事故本身和我们的应对措施谈起。BP公司的每名员工都清楚地记得4月20日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这一天他们身处何处,正在做什么。

首先要从事故本身和我们的应对措施谈起。BP公司的每名员工都清楚地记得4月20日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这一天他们身处何处,正在做什么。

令人震惊的是这样的事件居然会发生。在墨西哥湾发生这种海底井喷在我们和整个业界看来是概率极低的事件。我们以为自己已经采取了合适的防范风险措施。

我们很快就清楚地认识到需要实施大规模的应对行动。行动之初,我的前任唐熙华(托尼•海沃德)就非常清楚地确定了目标,要做该做的事情并坚持到底。他说,人们最终将根据我们的应对行动做出评判——会看我们做了什么,而不是我们说了什么。

这就意味着要制止泄漏,控制和清理污染,并对受到影响的人员进行赔偿。这还意味着要尽一切努力去了解事件真相并吸取教训,以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那么我们现在做的如何呢?首先要汇报的是我们已经制止了泄漏,并在清理漏油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经过与150多家企业和众多政府机构并肩作战数月后,我们于7月15日在油井上安装了密封帽。自那天起没有任何原油泄漏到大海,美国政府于9月19日宣布麦孔多油井终于被成功封堵。

第二,我们的控油和清理工作取得了成果。我们的努力极大地减少了到达海岸和环境敏感的湿地地区的漏油量。

事实上,我们认为这是一次规模最大和范围最广的海上响应行动。在最高峰时,我们动员了48000人,部署了大约1500万英尺(超过3000英里)的油围栏,并协调动用了近7000艘船只。这超过了诺曼底登陆的规模。

这起事件令人略感欣慰的是能源界应急准备方面有了重大而持续的进步,这都得益于此次响应行动所积累的经验,以及在必须尽快封堵漏油和控制事故井的重压之下所发明的设备和技术。

第三,作为这起事故的责任方,我们正履行自己的义务。6月16日,我们在白宫与奥巴马总统达成一致,同意拨出两百亿美元存入由独立裁定者监管的赔偿基金。到目前为止,赔付给受影响个人和企业的总额已超过12.5亿美元。

此外,我们还支付了巨额漏油清理费用,并已拨款数亿美元帮助受影响各州减轻经济影响,同时资助墨西哥湾的长期环境研究。

财政实力当然,这些投入意味着巨大的负担,但是BP完全有财力承担这些义务。各位可能知道,今年六月份我们决定取消今年后几个月的股息发放,而且已经宣布今后18个月内要出售高达300亿美元的资产用于支付这些花费。

最后,我们还承诺调查事故原因,公布调查结果,并从中汲取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BP公司安全部门主管马克•布莱所领导的专家组在上个月公布了对事故的内部调查报告。调查发现这起悲剧不是由任何单一因素所造成的,油井设计本身——与大家所听到的不同——似乎并不是导致事故的原因。对最近回收的设备进行的检测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看法。

真实原因是,牵涉几家公司的一系列相关故障导致了爆炸和大火。设备和系统的同时故障导致了这场悲剧。

我们已经接受了布莱对改进深水钻井操作所提出的26条建议,并在我们全球业务中予以落实。我希望业界其它公司也能如此。

重新赢得信任

这是一次本不该发生的毁坏性的行业事故。我们已经采取了大规模的响应措施,并抓紧履行对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承诺。我们打算继续工作,直到彻底完成任务。

我相信,这是重新获得对BP公司的信任,并开始恢复公司受损声誉的基础。我们必须重新赢得各国政府、客户、员工、股东、墨西哥湾人民和整个社会的信任。这是挑战,但是我相信能够成功。

我最近几周一直在与来自其它危险行业的专家进行交流,包括核能和化学品工业专家,我相信能源业在很多方面需要向他们和其他人员学习。

第一,我们决心从破坏性事件的各个层面总结教训,而且我们的总结内容已超出深水钻井的具体细节。

这些教训涵盖了运营方式、公司组织结构和风险管理手段。我们的众多业务都拥有出色的安全记录,而BP这些年也一直在努力改进安全体系和流程。但是在加强保护和提高应对能力方面总是可以做得更好。

我最近几周一直在与来自其它危险行业的专家进行交流,包括核能和化学品工业专家,我相信能源业在很多方面需要向他们和其他人员学习。

这也是我向各国政府、监管机构和社会所做出的承诺。BP董事会和管理团队决心要求BP公司去学习并应用所能发现的所有最佳实践做法,假以时日,我们定能成为本行业风险管理领域最佳企业之一。

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已经宣布采取很多初步措施。我们正在创立权力很大的新安全部门,该部门将有权监督和干预公司全球的运营活动。

新的安全部门将拥有自己的专家,独立于各项目团队,并将得到充分授权去干预BP公司技术活动的所有方面。新部门将由马克•布莱领导,直接向我汇报,该部门领导将加入最高管理团队。

新的安全部门将拥有自己的专家,独立于各项目团队,并将得到充分授权去干预BP公司技术活动的所有方面。新部门将由马克•布莱领导,直接向我汇报,该部门领导将加入最高管理团队。

我们同时还在重建上游部门,将其从单一业务板块拆分为三个职能部门——勘探、开发和生产。我相信这有助于专业知识的长期培养,并加强风险管理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此外,我们还在反省如何管理第三方承包商,以及如何激励和奖励良好绩效。因为这种反省仍在进行中,我们已经暂停处理所有雇员的绩效合同评估,但是与安全、合规性和运营风险管理相关的措施仍然有效。在今年剩下的几个月里,这些措施、执行情况和风险管理将是绩效奖金测评的唯一标准。

这些都是为在加强集团安全和风险管理而采取的根本性和影响深远的变革。这些措施将提供新的有力保障,使我们对业务风险管理建立起正确的制衡机制。

BP公司的全球实力

我们重建未来的第二个基础来自BP现有全球业务的实力。我毕生都在能源行业工作,我清楚了解BP拥有出色的资产配置——可谓是能源业最佳资产组合——即使在完成目前的资产剥离计划之后仍将如此。

我们重建未来的第二个基础来自BP现有全球业务的实力。我毕生都在能源行业工作,我清楚了解BP拥有出色的资产配置——可谓是能源业最佳资产组合——即使在完成目前的资产剥离计划之后仍将如此。

我们的财务状况良好,我们全世界的业务——从阿拉斯加到澳大利亚,从安哥拉到阿塞拜疆——都在按部就班完成既定目标。我们的基础运营和财务绩效非常健康。

我们全球的员工队伍拥有独特的技术和卓越的能力。而且,在全球众多业务地点,我们都和当地建立了稳固的关系。

这种关系网络在几十年来一直是BP的优势,尽管我们在美国遇到了目前的问题,这个关系网络现在绝对没有破碎。

相反:我在过去几周周游世界,拜访合作伙伴。我带回来的信息是他们依然给予我们强烈支持,非常希望看到BP的成功和发展。当然,英国政府也有同样的愿望,因此在最近的危机中给予了我们坚定的支持。

现在让我花一点时间谈谈美国,因为近几个月里有很多评论猜测美国可能会驱逐BP或BP可能会撤离美国。我相信,这两种说法都不正确。

与这些说法相反,美国并没有把BP公司看作是“英国石油公司”:我们是美国社会的组成部分。

与这些说法相反,美国并没有把BP公司看作是“英国石油公司”:我们是美国社会的组成部分。

这当然反映在墨西哥湾响应措施上,我们在墨西哥湾与所有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机构紧密合作。我相信目前没有哪家公司在美国政府中拥有比BP更广泛的联系网络。

这当然反映在墨西哥湾响应措施上,我们在墨西哥湾与所有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机构紧密合作。我相信目前没有哪家公司在美国政府中拥有比BP更广泛的联系网络。

我们与美国的关系得以维系,并开始恢复。我们的很多应对措施超过了法律法规的要求,而我们的努力并没有被忽视。请相信,要重新赢得信任还要走很长一段路程——但是旅程已经开始。

至于BP,我可以保证,我担任BP首席执行官不是为了撤离美国。BP公司不会离开美国。

美国业务对BP公司及美国都意义重大。美国有巨大的能源需求。BP公司是美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也是满足美国能源需求的重要贡献者。我们还直接雇佣了23,000名员工,有75,000人在我们公司领取退休金,还有50万名BP个人股东。我们的投资间接支持了美国200,000个工作岗位。在过去这些年里,我们贡献了大约250亿美元的税收,这些都是对美国经济巨大的贡献。

深水的未来

这就来到我要谈的BP重建未来第三个基础:世界越来越需要我们的产品。

这就来到我要谈的BP重建未来第三个基础:世界越来越需要我们的产品。

所以如果我们能够重新赢得信任,BP在今后几十年将扮演重要的经济角色。我们计划继续投资于发展,并为我们的股东带来出色回报。这种发展的最重要来源将是在世界海洋深水寻找和生产石油和天然气。

深水海域正为全球经济发展提供日益重要的能源供应。深水石油产量目前约占石油总供应量的7%,预计到2020年将增长到9%。我们是少数几家拥有财务和技术实力在这样困难的地域开发项目的企业之一。这种开发可以安全进行。

正因如此,对墨西哥湾事故所采取的响应措施非常重要。我们——和业界其他企业以及全世界的监管机构一起——必须确保公众恢复对深水钻井的信心。

令人鼓舞的消息是,政府已经注意到这一信息。美国当局在事故发生后立即下令改革环境和安全法规。但是现在美国政府已经解除了对深水钻井的临时禁令,即允许石油行业重新开始安全作业。

我们对美国和其他国家针对漏油所进行的广泛政策讨论表示欢迎。几个月以后,我们将看到奥巴马总统所设立的总统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我们也期待与欧盟委员会就其最近发布的海上作业安全通报开展建设性的工作。

我无需强调这些问题对英国的重要性,北海是BP公司业务的重要部分,并仍在为英国经济做出重要贡献。

我们在英国与英国政府、健康与安全局和能源业合作,确保将墨西哥湾的教训应用在我们的工作中。

全球显然都需要开展重大变革。能源业需要更好的安全技术。我们都需要更有效的设备和能力来处理深水井喷。我们还需要确保充分地认识、承担和管理风险。

但是如果能够真正从这次事故中汲取教训,我认为就没有理由关闭对于石油未来勘探和生产而言非常重要的深水区域。事实上,本次事故发生以前,在1000多英尺的水深已经钻了5000多口井,都没有发生严重事故。BP已经安全地在墨西哥湾深水海域钻井20年。就像商界人士对政治领袖们所说,我们不能消除风险,但是我们必须管理风险。

这个任务本身很重要,在政治和媒体监督日益严格的时代尤其重要。我们现在生活中很多事情常常被夸张,舆论会剑走偏锋,容易对事情做出极端反应。人们对信息和快速结论的要求永无休止。作为商业领袖,我们必须明智、务实而且把握分寸。我们需要实现很多困难的平衡,但是我们不能回避风险。

结语

最后我要谈谈本次危机的最后一个方面,即危机引发的政治和媒体的关注。

在漏油不断流向大海的87天里,我经常感觉这次事故似乎成为了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新闻报道的唯一主角。我看到的数据显示,在其中几个月里,此次事故在24小时新闻报导中占据了30%的篇幅。

我记得这段时期两种特别强烈的公众感觉。

第一,在制止漏油努力失败后公众普遍的挫败感,这在电视上能够实时看到。第二,在尚未了解全部事实之前,有相当多的观察者,甚至包括行业内的一些人就急于仓促作出判断。我看到图形预测,漏油看似会绕过墨西哥湾、穿过佛罗里达、包围和穿越百慕大到达英国——这些预测看似权威,必然发生。这使得公众恐惧无处不在。

我们完全接受自己应承担的责任,但是我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希望在今后几个月和几年里可以对发生的事故和需要汲取的教训做出平衡及明智的判断。

正如我开始所说,这是人类悲剧,是产生了严重环境和经济影响的可怕事故。我们必须也将会从事件中汲取教训。

我们的应对措施肯定并非尽善尽美。但是我们已经努力去做正确的事情,并且这次事件后,我们正对企业的组织结构进行重大调整。

这些行动是我们努力重建对BP信任中期望的评判标准。我们期待通过这种方式最终从这次严重创伤性事件中凤凰涅磐,变得更加强大。

女士们先生们,感谢大家的倾听,现在非常乐意回答各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