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能源市场动荡前行,开放市场维系能源稳定

作为全球首发的重要组成部分,BP今天在北京隆重发布2012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这也标志着《年鉴》诞生第61周年。2012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突显了2011年能源世界供应中断及需求增长的两大主题。

作为全球首发的重要组成部分,BP今天在北京隆重发布2012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这也标志着《年鉴》诞生第61周年。2012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突显了2011年能源世界供应中断及需求增长的两大主题。 

首先,“阿拉伯之春”影响了石油和天然气的供应,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利比亚供应中断,尽管这只是暂时的。日本福岛灾难性事故对核能及其它能源供应造成连锁影响。导致大部分地区能源价格走高,石油年均价格首次突破每桶100美元。

与此同时,基本长远发展趋势依旧。2011年全球能源消费增长2.5%,接近历史平均值,其中新兴经济体的消费份额保持上升势头。经合组织国家的能源需求较上年下降了0.8%,但新兴经济体则增长了5.3%。 

BP集团首席执行官戴德立(Bob Dudley)日前在伦敦发布会上表示:“当我们在应对短期供应中断和长期需求增长的同时,我们应当牢记开放的市场堪当强大的同盟军。”

市场“提供的灵活性赋予了全球应对去年的能源供应中断的能力。长期看来,市场将带来竞争、创新和增长的连锁反应,进而为各国政府和消费者带来其所寻求的安全且可负担的能源供应。”

“时下的好消息是,竞争、创新和增长这一进程正在多个领域开花结果。其中包括页岩气、深海石油和天然气、重油,潜在还包括先进生物燃料。”戴德立指出。

戴德立主要以美国为例介绍了市场的作用。他指出,受页岩气“革命”的影响,美国天然气价格下降,并创下油气价差纪录。与此同时,页岩油的生产使美国的石油产量涨幅连续三年在非石油输出国组织国中雄踞榜首。

美国的例子“证明一个开放的、竞争的商业环境如何推动技术创新,从而释放资源潜力。我认为这向决策者传递了一个信息,即:参照美国的模式在可能的条件下鼓励竞争。”

而这一过程还应“促进各国开发本国资源,维护全球市场活力,进而确保能源安全。”

市场概览

BP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多夫•鲁尔(Christof Ruehl)博士用数据概述了2011年的能源大背景。“在阿拉伯世界的一些国家,政治动荡和暴力事件导致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中断;日本福岛核电站关闭,燃煤发电量也因地震下降,而且日本和欧洲随后相继还关闭了一些其他的核电反应堆;世界石油均价首次超过100美元;2005年以来首次动用战略石油储备;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产量出现了2008年以来的最大涨幅;欧洲异常的天气波动;澳大利亚遭遇影响煤炭生产的巨大洪灾。2011年绝对不是波澜不惊的一年。”

“然而,综合数据却显示出一如寻常的发展轨迹。实际上,去年GDP和能源消费增长正好处于长期平均水平。”

在谈及全球能源体系的应对状况时,鲁尔博士解释道:“燃料替换、供需呼应和贸易模式都发挥了各自的作用。总体而言可以看到三方面的调整。石油供应量增加,特别是沙特产量提高,再加上全球石油贸易和炼油体系的灵活性提高,使沙特重油在欧洲市场上替代了供应中断的利比亚轻油;欧洲部分天然气转销至亚洲,弥补了日本因关闭核电站所造成的电力损失,而且没有伤及满足这一快速发展地区其它经济体的能源需求;最后,由于美国非常规天然气的成功开发,美洲地区煤炭出口增加,从而有助于替代欧洲天然气的消费。”

“2011年石油价格大幅增长,即期布伦特原油价格年均上涨40%;国际煤炭市场价格的平均上涨了24%,其中欧洲涨幅最大,而美国煤炭价格逼近美国天然气价格。尽管美国页岩气生产的革命性变化继续拉低了美国天然气价格,美国之外的与石油指数挂钩的天然气价格在原油价格上涨的带动下攀升。”

2011年全球能源消费增长2.5%,与历史平均数值大致相符,但远低于2010年的5.1%的增长率。能源消费量的净增长全部来自新兴经济体,而经合组织成员国的能源需求则在过去四年中第三次下降,其中日本降幅巨大。中国能源消费增长占到全球的71%。

这些平均值背后掩盖的是各类燃料的发展迥异。石油消费增长了不到1%,低于其它化石燃料。同时,天然气消费增长了2.2%,而在化石燃料中只有煤炭的年均消费增长率超过平均水平,在全球达到5.4%,在新兴经济体国家达到8.4%。

化石燃料以87%的市场份额继续主导着全球能源消费,可再生能源虽然增长迅速,但仍只占全球消费的2%。占全球能源消费33.1%的第一大燃料石油,在全球能源中的份额连续十二年间下降,这也使化石燃料结构处在持续的变化中。全球石油消费为8800万桶/日,增速远低于平均水平,仅为60万桶/日,即:0.7%。 中东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大幅提升了产量,弥补了利比亚及其它地区石油减产。且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卡塔尔的产量均创历史记录。

即期布伦特原油均价较2010年上升了40%,历史性地突破100美元/桶;考虑到通胀因素,高达111美元/桶,是自1864年以来的历史第二高位。4月份,原油价格在利比亚石油供应中断后急升至峰值。由于北美运输基础设施的瓶颈,布伦特原油与西德州中质原油(WTI)这两大基准原油的价差创了历史新高。

在北美之外的地区,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涨幅总体吻合。但与原油和国际天然气的价格相比,北美的天然气价格均创下了历史性的价差新低。

“过去几年,天然气领域表现出全球能源市场的一些最重大变化。首先,贸易增长迅速,特别是液化天然气贸易,这让原本处于分割状态的地区以日益灵活的方式衔接起来。其次,美国非常规能源的发展让大家不禁发问,接下来天然气会在什么地方成为相对丰富的资源呢。这两种发展趋势共同塑造了2011年的天然气格局。值得一提是,它们在应对去年能源市场动荡时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鲁尔博士指出。

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长2.2%,在除北美外的其它地区的消费增幅均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在页岩气“革命”的推动下,北美天然气价格走低从而导致消费强劲增长。受经济疲软、价格居高不下的拖累、暖冬及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持续发展,欧盟天然气消费下降了9.9%,创有史以来的最高降幅。

全球天然气产量增长3.1%,美国增长7.7%,是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卡塔尔(增长25.8%)、俄罗斯(增长3.1%)和土库曼斯坦(增长40.6%)的天然气产量均迅速增加,超过了利比亚(降低75.6%)和英国(降低20.8%)的减产量。欧盟的天然气产量下降了11.4%,是有史以来的最大降幅。

全球天然气贸易量温和增长4%,主要受液化天然气贸易10.1%的增长的推动。其中,卡塔尔液化天然气贸易增长34.8%,在全球贸易增长份额高达87.7%。

2011年煤炭再次成为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这对碳排放会产生可以预见的不利影响。煤炭目前占全球能源消费的30.3%,达到自1969年以来的最高份额。尽管欧盟因天然气供应转销亚洲,导致其煤炭消费增长3.6%,但经合组织国家煤炭消费总量依然下降1.1%。各地区煤炭价格均上涨。

“煤炭行业的发展在于建立了能够适应市场条件的生产和贸易模式。通过这种方式,煤炭起到了支撑全球能源供应安全的作用。”鲁尔博士说道。

全球核能生产下降了4.3%,这是有史以来的最大降幅,其中日本下降44.3%,德国下降23.2%。水电生产仅增长1.6%,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小增幅。

“除了日本和德国核电厂关闭之外,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在全球所产生的影响其实较温和。”鲁尔博士评论道。

2011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喜忧参半。全球生物燃料生产停滞不前,微增0.7%,即每日1万桶油当量,是自2000年以来的最低增幅。由于汽油中的乙醇燃料的比例已达到“掺混瓶颈”,美国生物燃料增速放缓。巴西由于甘蔗欠收,导致生物燃料生产大幅减少15.3%。

可再生能源发电增长超过了平均水平,达到17.7%。其中风电独领风骚,增长25.8%。在可再生能源发电中所占比例首次过半,美国和中国是风力发电增长的主要贡献者。太阳能由于基数较小,增幅达86.3%。

数据显示,全球因能源使用所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持续上升,但增速低于2010年。

鲁尔博士总结道:“我相信,回首能源供应中断频频发生的2011年,在看似平稳发展,长期结构性变化司空见惯的表象下,我们确实需要得出一些结论。然而,这些结论都围绕着市场灵活性这一主题——增产能力、燃料间相互替代能力,以及优化贸易结构的能力对于能源体系轻松应对调整至关重要。要实现这种轻松应对,能源价格必须成为引导能源资源再分配的重要信号。我们想传递的信息没有太大的改变,这就是,要肯定市场在确保能源安全方面所做出的积极贡献。”

致编者

您可以在线阅览2012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网址为www.bp.com/statisticalreview。

欲索取《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印刷版:

请致电BP中国对外事务部 电话:010-6589 3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