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

2018年5月17日

BP 2018年势头不减,第一季度盈利强劲

戴德立 , BP集团首席执行官表示:

我们再次实现了强劲的业绩表现。2018年伊始,我们延续了安全可靠的运营和强劲的财务表现。上个季度的基础利润增长23%,为三年来最佳季度业绩表现。得益于大型新项目的持续增产及其卓越的可靠性,上游产量较上年同期增长9%。 “我们决心在整个2018年继续向我们的经营目标努力前进,保持严格的资本管理,同时增加现金流与回报。 “从长远来看,我们的低碳新目标(包括明确的自身排放目标)将有助于确保整个BP集团也专注于全力推进能源转型的工作。
  • 2018年第一季度的基本重置成本利润*为26亿美元,较2017年同期的15亿美元增长71%。
  • 受到油价上涨和季节性库存增加的影响,本季度不含墨西哥湾漏油事件赔款的经营现金流*为54亿美元,其中包括因运营资本增加而导致的18亿美元负面影响(依据库存持有收益调整后为17亿美元)。
  • 上游业务重置成本和基础成本是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佳表现。
  • 第一季度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为370万桶油当量/日,较2017年第一季度增长6%。得益于重大项目的持续增产*,上游产量增长9%(不含俄罗斯石油公司)。本季度的上游工厂可靠性*为96%。
  • 2018年的第一个上游重大项目——埃及Atoll气田投产;到2018年目前为止,已就四个新项目(阿曼、印度各一个,英国北海两个)做出最终投资决定。
  • 下游业务盈利持续增长,位于美国的炼油厂可用开工率保持强劲表现。
  • 本季度墨西哥湾漏油事件赔款为税前16亿美元,包括与2012年美国司法部解决方案相关的12亿美元最终付款。
  • BP在本季度继续执行其股份回购计划,以1.2亿美元成本收购1,800万股份。
  • 股息不变,每股仍为10美分。
* 请参阅第30页术语表中的定义。不含墨西哥湾漏油事件赔款和有机资本支出的重置成本利润(损失)、基本重置成本利润、经营现金流量为非GAAP指标。

更多信息:

BP伦敦新闻办公室:+44 (0)207 496 4708, bppress@bp.com

警戒性声明:

为了适用1995年《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PSLRA”)的“安全港”条款,BP在此发布以下警戒性声明:本业绩公告包含某些预期、计划和前瞻性陈述,即与未来而非过去事件相关的陈述,它们可能涉及BP的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业务,以及与这些项目相关的某些BP计划和目标。这些陈述一般(但不完全是)通过“即将”、“预计”、“有望”、“旨在”、“应该”、“可以”、“目标”、“可能”、“打算”、“相信”、“预期”、“计划”、“我们认为”或类似表达用语予以认定。其中以下陈述尤其具有前瞻性:有关季度股息支付和支付时间的预期;有关经营目标、资本纪律和现金流的计划和预期;有关排放和推动能源转型的计划和预期;有关2018年启动六个上游重大项目的计划和预期;有关2018年有机资本支出的预期;有关资产负债率的计划和预期,包括达到20-30%目标资产负债率,且资产负债率趋于降低;关于撤资交易以及撤资收益金额与时间的预期;关于2018年基本有效税率的预期;关于2018年第二季度报告产量的预期;关于2018年第二季度下游炼油利润率、工厂大修活动和北美重质原油折扣的预期;关于应付给BP的俄罗斯石油公司股息金额的预期;关于Tortue / Ahmeyim天然气项目最终投资决定的计划和预期;关于与SOCAR签署产量分成协议的计划和预期;关于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建立伙伴关系的计划和预期; 关于就2012年PSC结算确定业务经济损失的预期;以及关于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后期赔付(包括2012年PSC结算付款)的时间和金额的预期。前瞻性声明具有风险和不确定性,因为它们与各种事件相关,并取决于即将或可能在未来发生的BP控制范围外的状况。相关声明所表述的结果可能大不相同,这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相关前瞻性声明所附带讨论中确认的具体因素;相关第三方和/或监管部门的批准结果;维护和/或工厂大修活动的时间和水平;炼油厂增产与停产的时间和数量;新气田投产的时间;特定撤资的时间、规模和性质;行业产品的未来供应水平、需求和定价,包括北美地区的供应增长率;欧佩克配额限制;PSA效应;操作与安全问题;产品质量的潜在瑕疵;整体或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及金融市场状况;全球相关地区的政治稳定性和经济增长状况;法律和政府规章的变更;监管或法律措施,包括所采取的执法行动类型,以及所寻求或实施的补救措施的性质;检察机构、监管机构和法院的行动;索赔解决程序的拖延;墨西哥湾漏油事件赔款的最终应付金额和时间;汇率波动情况;新技术的开发利用;熟练工人的雇佣和留用情况;合作成功与否;竞争对手、贸易伙伴、承包商、分包商、债权人、评级机构等各方行为;我们获得未来信贷资源的可能性;业务中断与危机管控;伦理不当行为和监管义务不合规现象对我们声誉的影响;交易亏损;重大未保险亏损;俄罗斯石油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的决定;承包商的行为;自然灾害和不利天气条件;公众预期的变化及其他商业条件的变化;战争和恐怖主义行为;网络攻击或蓄意破坏;本报告其它部分以及BP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2017年年度报告和20-F表格中的“风险因素”部分所讨论的其他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