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发布2016全年及第四季度业绩

2017年2月7日

BP专注于增长: 新增多项战略性业务组合,新项目陆续投产,削减成本和支出的计划提前完成

  • 2016年第四季度基本重置成本利润为4亿美元,全年为26亿美元
  • 全年基本运营现金流为178亿美元
  • 2016年全年利润为1.15亿美元,2015年亏损65亿美元: 全年利润不包括与墨西哥湾事件相关的41亿美元费用
  • 继续严控成本与支出:现金成本比2014年减少70亿美元,提前一年达到计划目标; 有机资本支出为160亿美元,最初的目标金额为170-190亿美元
  • 达成主要的新增战略性业务组合相关协议,在天然气、长期低成本油田和零售市场方面进行有条不紊的扩展
  • 2017年目标,包含新增业务组合产生的影响:在油价约为每桶60美元的基础上,年末实现有机现金收支平衡; 资本性支出为160至170亿美元; 资产剥离收入为45至55亿美元
  • 股息维持在每股10美分

BP集团首席执行官戴德立表示:

“2016年,我们取得了重大进展,为BP驶入增长路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阿尔及利亚到墨西哥湾,我们开展了六大项目的启动工作,并就另外五大项目作出了最终的投资决定。展望未来,我们将迎来众多令人振奋的机遇。

“尽管外部环境欠佳,但我们仍取得了不俗业绩,并为可能的油价波动做好了充分准备。我们采取的应对措施包括在2014年的基础上削减70亿美元的可控现金成本。与计划相比,这项任务的完成整整提前了一年。当然,继续严控成本依然至关重要。经过一年的不懈努力,我们的公司变得更具韧性和竞争力。 

“随着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漏油事故的财务负债现已得到基本解决,BP可以全神贯注于未来的发展。2016年的最后两个月,BP新增了一系列的战略性业务组合,我们的专注力可见一斑。从增加天然气权益、延长长期的低成本油田开发期限,到扩大零售经营规模,这些投资将会为我们的股东带来显著的长期价值。新年伊始,我们将保持强劲增长势头,向着既定目标稳步前行。我们已为BP恢复增长奠定了基础。”

2016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

2016年第四季度的基本重置成本利润*为4亿美元*, 2015年同期为1.96亿美元,2016年第三季度为9.33亿美元。与上一年相比,第四季度的业绩受益于油价攀升以及成本的大幅降低,但炼油利润下滑以及下游炼油厂较高的停工检修率抵消了部分业绩。

2016年全年的价格环境严峻:布伦特原油价格平均每桶44美元,处于12年以来的最低谷;亨利港天然气基准价格平均每百万英热单位2.46美元;而炼油基准利润率也处于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BP集团2016年全年利润为1.15亿美元,2015年为亏损65亿美元。2016年主要业绩计入了年内支出的40亿美元非经营费用。该笔费用与2010年漏油事件剩余赔付的解决有关。如不将这些遗留费用计入,2016年的利润为41亿美元,2015年为20亿美元*。  

基本经营现金流*,不包括税前支付的墨西哥湾赔款,2016年全年为178亿美元,第四季度为45亿美元,2015年为203亿美元。

BP全年可控现金成本*与2014年相比降低了70亿美元,较之前预期提前一年达到目标。2016年有机资本支出为160亿美元*,去年年初的计划为170至190亿美元。 

随着未决赔偿的加快处理,2016年税前支付与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有关的赔偿共计71亿美元。2016年资产剥离总收入为32亿美元*。 

BP集团2016年的储量替代率为109%*。

截至年末,BP的资产负债率为26.8%,在20-30%的目标范围内。

BP集团还宣布第四季度的股息维持不变,即每普通股10美分,并预计在2017年3月份支付该股息。

战略进展

第四季度,BP宣布了一系列重要协议,包括:
  • 延长与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公司(ADCO)关于阿布扎比陆地石油开采权10%权益(年限为40年),增加了BP在长期低成本油田方面的权益;
  • 与科斯莫斯能源公司(Kosmos Energy)达成买入协议,获得新开发的世界级低成本油气盆地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海上油气田的重大权益;
  • 扩充BP现有的主要天然气资产:在埃及,收购地中海世界级Zohr气田10%股权;在阿曼,敲定相关协议,将Khazzan天然气项目的开发面积扩大50%;在印度尼西亚,收购唐固液化天然气项目另外3%的股权;
  • 依托现有的主要石油资产:在阿塞拜疆,BP与合作伙伴达成统一,将ACG油田石油开采权延期25年,直至2050年;在美国的墨西哥湾,BP批准开发Mad Dog二期项目,成本比原计划减少60%,该项目预计于2021年投产;
  • 依托BP领先的零售和便利店专业经验,与澳大利亚连锁超市龙头企业沃尔沃斯(Woolworths)在澳大利亚就加油站和便利店战略伙伴关系达成协议,包括收购其500多个零售网点*。
戴德立表示:“这些协议与BP的战略以及我们对于不断变化发展的能源格局的看法高度一致。它们将为BP的增长作出重大贡献,并为我们的股东创造可观的长期价值。”

第四季度,两个主要的上游新项目投产,分别是位于阿尔及利亚的In Amenas天然气压缩项目,以及位于美国墨西哥湾的雷马南(Thunder Horse South)产能扩大项目。投产时间与计划相比提前11个月,与预算相比节省了1.5亿美元。BP还在墨西哥获得了墨西哥湾勘探区块权益。

2017年目标

最近宣布的新增业务组合长期来看将有益于现金流的增加,但未来几年内仍需要更多的现金流。加之大多数在下半年启动的上游新项目预计会在2017年投产,这些重大且具有战略意义的新增业务组合意味着,BP目前预计到2017年末可在布伦特原油价格约每桶60美元的基础上实现有机现金流平衡。

BP集团首席财务官布莱恩·吉尔瓦表示:“今年之后,凭借新投产上游项目产量的提高、强劲的销售增长以及新增业务组合的积极影响,我们预期有机自由现金流在中期内将保持增长。”

考虑到与新增业务相关的有机资本支出增加,目前预计2017年的有机资本支出为160至170亿美元。 

预计2017年资产剥离收入为45至55亿美元,一年后恢复到20至30亿美元的水平。

墨西哥湾遗留问题

BP即将完成2010年漏油事件相关业务经济损失赔偿工作,剩余赔款的绝大部分预计将在2017年完成支付。 

预计2017年与漏油事件相关的现金支付额将达到45至55亿美元左右,低于2016年。到2018年该金额将大幅减少至20亿美元,从2019年开始,每年约为10亿美元。

根据最新的赔款估算,第四季度预计税前赔偿费用6.25亿美元,其中包括业务经济损失赔偿以及相关成本。加上计提贴现效应非现金影响的呈现以及其他成本,第四季度计提的税前费用共计8亿美元。按税前标准计算,墨西哥湾事故累计费用总额现已达到626亿美元,税后为441亿美元。

媒体垂询:

BP伦敦新闻办公室:+44 (0)20 7496 4076, bppress@bp.com

编辑备注:

* 基本重置成本利润是扣除非经营性项目与公允价值会计处理影响后的数据。
* 包括对于俄罗斯石油公司业务板块2016年第四季度经营和财务信息的估算,依据是俄罗斯石油公司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三个月期间的初步经营和财务业绩。实际业绩可能与这些金额有所出入。
* 基于2016和2015年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相关的税后费用。
* 基本运营现金流为运营活动提供的净现金,不包括与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相关的税前金额。
* 可控现金成本是主要的运营和管理费用,即管理层认为其能够最直接管控的费用;更多信息请参阅网址:www.bp.com。
* 2016年的有机资本支出不包括BP为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开采权续展而支付的金额。
* 包括部分出售集团在嘉实多印度公司所持有权益的所得。
* 合并数据,包含子公司和按股权处理的实体,包括阿布扎比开采权续展的影响以及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估算储量数据。最终的储量替代率将在BP的2016年报及表格20-F中报告。
* 有待监管机构批准。

BP集团2016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完整业绩报告请参考www.bp.com/results

警戒性声明:

为了践行美利坚合众国1995年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中的“安全港”规定,BP提供如下警戒性声明。本新闻稿包含一些预期、预测及前瞻性内容,即与未来而非以往事件有关的内容。此等内容涉及BP就此等事宜而制订的计划及设定的目标。措辞时一般会(但并不总是)使用“将要”、“预计”、“计划”、“预期”或类似表述。具体而言,关于季度股息支付时间的某些声明;关于2017年有机资本支出、资产剥离收入以及有机自由现金流增长的预期;关于实现有机现金流平衡的预期;关于Mad Dog投产的预期;关于BP的战略协议将有助于BP的增长并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的表述,以及关于新增业务组合对于BP现金流作用的预期;关于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相关未来赔款支付时间和金额的预期;关于企业经济损失赔偿将于2017年基本完成支付的表述;均具有前瞻性。

实际结果可能与此等声明中表述的结果存在重大差异,这主要取决于以下因素,包括:就此等前瞻性内容进行讨论时确认的具体因素;相关第三方收到的单据及/或监管机构的审批文件;维护及/或停机检修的时间点及规模;炼油厂提高产量及运行中断事件的时间点和程度;新油田投产的时间点;资产剥离的时间点、数量和性质;未来工业产品供应的水平、需求和定价,包括北美地区的产品供应增长;OPEC配额限制;产品共享协议的影响;运营和安全问题;潜在的产品质量问题;总体或各个国家与地区的经济与金融市场状况;世界相关地区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法律及政府法规的变动;监管或法律诉讼,包括强制执行措施的类型及寻求或遭受的救济措施的性质;检察机关、监管部门和法院采取的行动;赔偿问题解决上的延迟;汇率波动;新技术的开发与使用;熟练劳动力的招聘和维护;合作关系能否成功;竞争者、贸易伙伴、承包商、分包商、债权人、评级机构和其它机构的行动;我公司对于未来信用资源的使用;业务中断和危机管理;职业道德失当和监管义务不合规对于我公司信誉的影响;交易损失;重大保险损失;俄罗斯石油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的决策;承包商的行为;自然灾害及不利的天气条件;公共期望的改变以及业务条件的其它变化;战争与恐怖主义活动、网络攻击或破坏;本报告其它部分、2016年6月30日业绩公告中的“主要风险和不确定因素”部分,以及BP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2015年年度报告和20-F表格中的“风险因素”部分所讨论的其他因素。

未依据公认会计原则的财务指标:本新闻稿包含未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列示的财务指标。欲了解此等指标与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算的最具可比性财务指标之间的量化调节关系,请登录公司网站www.bp.com查看。